服务热线

琼剧《秋菊姨母》的灯光设计与呈现

发布时间:2020年05月28日

  琼剧《秋菊姨母》主要以“哺乳插秧”、“巧扮夫妻”、“夜叩心扉”、“拔枪定情”、“神拜花堂”等情节,运用舞台音响讲述了海南琼崖纵队女英雄刘秋菊(与老百姓鱼水情深,被称为“秋菊姨母”),在战斗征程中和林茂松结成了革命伴侣等具有传奇色彩的故事。

  该剧舞美设计上,在前中区两道可移动的半立体浮雕树片及后区固定的海浪纱幕为基本框架,呈现带有海南独特地域风貌的空间环境。通过两道可移动的半立体浮雕树片的位置变换以及与其他少量起特定空间标识作用的布景(如石块、床等)相结合,产生特定的戏剧空间。因此,在该剧的灯光设计上,如何在物理空间变化不大的情况下营造不同的戏剧环境以及如何将戏剧情感、人物情绪融入其中是其首先要解决的问题。灯光设计依托树这样一种最直接、明显的舞台形象,以影为其延伸,在舞台上投射不同角度、不同强度、不同色彩、不同比例的树影,来强化不同场景的区分度;并辅以色彩对不同情绪、情感的表现,最终营造出不同的戏剧情境。

  为保证戏曲演出中对人物正面高照度的需求,舞台上面光及5道顶灯总共安装了37台切割及图案电脑灯。以LED摇头染色灯作为逆光的主要灯具,前后设置4道逆光,使整个演区能被均匀覆盖,而在一些特殊场景中,有选择性地使用其中部分灯具及对其投射位置进行调整,以满足局部气氛渲染的需求。在主演区还重点安装了3道470三合一电脑灯作为侧逆光,加强场景气氛的渲染和舞台画面空间造型效果,使人物更加立体,并满足特殊场景中局部演区的气氛效果表现。在天幕的处理上,主要使用了LED天地排,并在配合使用图案电脑灯在海浪纱幕上投出水纹效果,传递特定的环境信息。

  剧中的色彩使用上,以演员的情绪和剧情的气氛为依托,浓墨与淡彩相结合,辅以戏剧节奏在饱和度和明度上拉开层次,更立体地呈现剧中的整体视觉效果。

  本剧灯光呈现的难点是对光区的控制,

  一是在呈现空灵舞台的同时满足戏剧表演基本的照度及色彩需求;

  二是在舞台布景运动或变化的同时配合演员调度进行光区的移动,使光在舞台空间的流动尽量自然。

1.jpg

  开场拂晓时分,村头树下,符椰胡愁绪满怀拉着椰胡。以中蓝的底色与浅蓝的树影作为该场景的时空标识,并用侧向大角度定点光作为人物主光造型,在还原自然环境的同时突出人物的心理、情绪。

2.jpg

  林茂松林中手执弓弩射向鸟儿,弹无虚发,秋菊见后不禁被其吸引。这是男女主人公的第一次见面,演区整体光色以暖白为主,加上更加致密的树影以及区域照度控制,在满足戏曲表演基本照明的同时,更丰富地呈现时空环境以及空间层次。

3.jpg

  秋菊茂松两人假扮新婚夫妻护送电台过关卡。场景转换至河边码头,此时灯光对环境的描述与之前有本质上的区别,空间标识由树影转换为水影,辅以深蓝的底色,在完成时空转换的同时,营造剧情带来的紧张压抑的气氛效果。

4.jpg

  敌人扫荡过后,茂松率战士夜探乡亲。该段武戏由于发生在夜晚,因此其所需的基本照明与整体环境气氛之间存在一定的矛盾,为解决这一问题,灯光设计通过武戏动作与亮相动作的动静结合,配合大面积演区基本照明与小光区重点照明的点面衔接,利用人眼的光强自适应性,尽可能地在呈现夜景环境的同时,满足观众在观看武戏部分的基本照度需求。

5.jpg

  潮落时分部队驻地。在呈现该时空环境时,除通过侧光的冷暖对比来加强气氛效果外,还刻意减弱了主演区的树影效果,以增强驻地的隐蔽性。

6.jpg

  茂松向秋菊表心迹。该剧情演员调度较小,表演区域较为集中,因此将主要光区控制在舞台中央部分,并适当加强了演区整体的树影效果,在保持画面完整的基础上,映衬出茂松内心的羞涩与浪漫的气氛。

7.jpg

  茂松秋菊拜花堂。此时除天幕保留现实空间外,主要演区以意象化的方式对剧情所含气氛做最大化的外延呈现。

8.jpg

  薄暮时分,秋菊思念多日未见的茂松。该段表演有单人大唱段,结合剧情所发生的时空环境,以深蓝的底光与浅蓝的树影为基础,结合跟随演员调度而流动的光区,使表演更加自然。

9.jpg

  集体婚礼举行前,刚得知茂松死讯的秋菊抒发思念之情。此处大喜与大悲的强烈冲突由冷暖光色的强烈对比呈现出来,同时除保留地面树影外弱化布景的形象,更加注重情绪与气氛的表达。

10.jpg

  秋菊想象中与茂松的婚礼。此处为与现实作出区分,并没有用红色来作为呈现气氛的主要元素,并且刻意用舞台音响小光区将两人之间的空间拉远,表达秋菊对茂松的思念之情。


  节选自《演艺科技》2020年第3期周奇期《琼剧秋菊姨母的灯光设计与呈现》,转载请标注:演艺科技传媒。

  如本号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将尽快为您处理!


在线留言